河南千年古县之修武

发表于:2016-06-26 来源:中国行政区划网 浏览量:3127

 

修武县是一个为上天钟爱的地方。

该县北部太行雄峙,南部平原坦荡。其山则绝壁林立,峰奇谷秀,瀑飞泉流;其平原则土地肥沃,河流纵横,物产丰富。

有巍巍太行庇护,南下的寒流“稍杀”,北上的暖风留下更多的降雨,使修武一带自然条件优越,适合人类繁衍生息。古代修武称为“宁邑”,繁体“寧”字,有房子,有盛放粮食的器皿,于是,人有了一颗安宁的“心”。

宁邑更名为修武,大约是在商周之际,从那时起,3000年来,修武的辖区多有变更,县城也曾数易其址,但地名却延续至今。好好的宁邑,为何更名为修武?至今修武简称仍为“宁”,县城里建有漂亮的宁城公园,可见当地人对“宁”有着深深的情结,但却仍毫不含糊地承继了修武之名,这又是为何?

追问之下,我们找到了答案。原来,历史上曾有一次重大的历史事件,在这片土地上打下了难以磨灭的烙印,使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乐于以“修武”为名。

那是一场“革命”,中文“革命”一词,便就此与“修武”紧紧相连。

“武者,止戈也。”修武县文化学者杨天亮阐释道:“‘修武’的目的,也是‘宁’。”

寻访武王“革命”遗迹

修武县城东南数里,两个村庄比邻而居,北边的叫大文案村,南边的叫小文案村。大文案村头,一户人家的门口竖着块褐色石碑,上面刻着“姜太公在此,诸神退位”。我们上前询问,村民李先生说,这话过去很流行,但在文案村却意义不同,因为姜子牙真的到过这里。

陪同采访的杨天亮先生告诉我们,在修武本地传说中,大小文案村曾是武王伐纣时的驻地,当时他将周文王的神位和香案带在军中,“文案村”之名即由此而来。不但这个村庄,今焦作境内待王、恩村、卜昌、大封等地名,以及“修武”这个名字,都因武王伐纣而来。用这么多地名去印证同一个历史事件,这在全国范围都极为罕见。

武王伐纣,是中国历史上影响深远的事件,不仅带来制度和文化的巨大变化,而且周王朝分封的众多诸侯国,后来也成为姓氏的主要来源。由于《封神演义》,这个事件在民间更是有着强大而深远的影响。

武王伐纣的起因,《史记》中有详细的记载,纣王听信妲己,残暴无道,做酒池肉林,“使男女倮(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又发明炮烙之刑残害百姓和忠臣,以致天怨人怒。

这场战争的过程,司马迁也写得颇为详细:“(周武王)遂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盟津,诸侯咸会。”“二月甲子昧爽,武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誓已,诸侯兵会者车四千乘,陈师牧野。”

尽管如此,这一事件还是给后人留下了很多未解之谜。汉代之后,仅武王伐纣的时间,就产生了40多种说法。据焦作师专教授程峰介绍,为了解开这一谜团,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应用最先进的星历表和计算软件,对古籍中与武王伐纣有关的10余项天象记载,进行了全面的考察和甄别,然后进行严密的天文学计算和筛选,最终得出了天文学上唯一的最优解:公元前1045年12月4日,武王的军队从陕西出发;公元前1044年1月3日,武王率军渡过孟津;公元前1044年1月9日,牧野之战爆发。

当时黄河在郑州邙山折向东北,修武恰处于太行山与黄河之间,是武王攻击朝歌的必经之地。走到今修武一带,一些偶然事件令武王惴惴不安:“盾折为三,天雨三日不休”,这些征兆,让武王陷入莫名的忧惧。

武王的确无法安心,大战将临,胜负未卜,多年的“姬周梦”能否实现在此一举。殷商王朝已延续五百多年,一向强大无比,虽然已筹划多年,但周人的力量似乎仍有所不逮。

惴惴不安的武王找来姜子牙,问道:“难道天意纣王尚未可伐乎?”关键时刻,姜子牙成为全军的定海神针:“不然,折者为三,军当三分也;天雨三日不休,欲洒兵也。”于是,周军“修武勒兵”于宁,更宁曰修武。

长途跋涉而来的周军,在修武停下脚步,进行最后的装备和体能准备,为大战蓄积能量。

修武距离朝歌,不过一两天路程,周军走出修武,以高昂的士气迎来牧野大战。在传世的《尚书·周书·牧誓》中,周武王对他的军队反复强调一句话:“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

这是要求他的将士们,要用整齐的步伐制造强大的声势,以威临前敌。今天的“步伐”一词,即始于此。

面对周军的赫赫声威,纣王仓促拼凑的奴隶军队迅速崩溃,“阵前倒戈”,武王趁势挥军追击,攻破朝歌,纣王逃回华丽的鹿台,穿上他最好的衣服,投火而死。

商冢乃“封神台”原型?

在纣王自焚后第二天,武王举行了一个隆重的祭祀。曾经作为殷商的臣下,他必须给自己攻灭纣王一个充分的理由,那就是以臣伐君,乃“受命于天。”

隆重的祭祀仪式上,“尹佚筴祝曰:‘殷之末孙季纣,殄废先王名德,污蔑神祀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显闻于天皇上帝。’于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受天之命,革殷,这套说辞,被认为是汉语“革命”一词的源头。

除了建树自己的权威,武王还有很多事要做:安抚殷商百姓,奖赏有功将士,祭埋阵亡人员。阵亡将士的安葬工作,《史记》语焉不详:“命宗祝享祠于军中。乃罢兵西归。”《修武县志》上有种说法,这些阵亡将士,被安葬在今修武县城宁城公园北边的商冢,“武王伐商,其子孙有来归死者,葬于此”。

商冢是一个超级大冢。一般墓冢多为圆形,而这个却很不相同,平面呈长方形。据杨天亮先生介绍,这个冢过去东西长300米,南北宽220米,高10余米,冢南有享祠和拜台。过去上面常年荆棘丛生,老树枯藤,遮天蔽日。

这个冢修武人称为商冢或牛王冢,老人传说,《封神演义》中黄飞虎的坐骑——五色神牛,死后便葬于此。

如今,这个冢的西部已夷为平地,建有革命烈士纪念碑。尽管如此,商冢仍很巨大,上面建有周武王和姜子牙并肩而立的塑像。

杨天亮自幼生长在修武,小时候常和小伙伴在商冢上挖野菜、捉迷藏,后来他长期从事修武历史文化研究,对这个冢更多了些好奇。他翻阅《史记》和地方文献资料,实地寻访考察,力图解开其神秘面纱。经数年潜心研究,他撰写《开国家公祭之先河的第一座国家公墓——修武县商冢》一文,论证此处当为牧野大战后,周武王和姜子牙安葬阵亡将士的所在。

杨天亮认为,《封神演义》中姜子牙封神台,或许就有这座阵亡将士公墓的影子。

说文解字

“修”字,形声字,从彡攸声。该字最早见于《说文解字》所收录的小篆字形中,不过相当多的学者认为,其初文本作“攸”,早在商周时代的甲骨金文中就已经出现了,字形像人持物洗刷身上尘土污垢之形,是一个会意字。“修”字有修饰、整治、修理、修建、修行、编写诸义项。《楚辞·九歌·湘君》:“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尚书·禹贡》:“四海会同,六府孔修。”韩愈《新修滕王阁记》:“此屋不修且坏。”诸句中用作修饰、整治、修理义。“修”字还可以用来指称姓,如《旧唐书·西戎传》中有“修鲜”。甲骨文中有“攸侯”、“在攸田武”(在攸地名字叫做“武”的畋猎之官)的称谓,“攸”在此用作方国名或地名。

“武”字,会意字,从止从戈,从止表示行进,从戈表示武器。该字字形古今变化不大,只是到了隶楷阶段,上部所从戈形有所讹变。“武”字可指征伐,也可指与军事、战争有关的其他事情。《尚书·武成》中的“偃武修文”,是指停息战争、从事文教。由这些义项引申,武还可指勇武义,如《诗经·郑风·羔裘》:“羔裘豹饰,孔武有力。”

解说专家:齐航福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文学博士、古文字学专家

策划-文体新闻中心-执行首席记者-姚伟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1004186号-4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区划地名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