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千年古县之汝南

发表于:2016-06-16 来源:中国行政区划网 浏览量:2765


   

“汝”、“南”二字早在殷商甲骨文中就已经出现。“汝”,形声字,从水女声,该字古今形体变化不大,只是古文字中或左形右声,或右形左声,自小篆时就固定为左形右声了。“汝”字本义是指水名——汝河。甲骨文中有名字叫作“汝”的妇女向商王朝贡献龟甲的记载,也有问她生育情况的记载。这名妇女有可能就是来自汝河之畔。古文献中,汝字常用来表示第二人称代词,相当于“你”,如《尚书·舜典》:“汝陟帝位。”

“南”字构形不明,或以为乃一象形字,本像一种瓦制的乐器。在后世演变过程中,“南”字上部变化较小,只是交叉的两斜笔拉直成一横笔而已,其下部则讹变较甚。在甲骨文中,“南”字已经大量假借作方位词,与“北”相对,如“南土受年”(《合集》9738)。传世文献中,这种用法更是不鲜见,如《诗经·小雅·大东》:“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又《诗经·小雅·南山有台》:“南山有台,北山有莱。”

汝南县境内河流众多,其中最大河流为南汝河,“汝南”之得名与南汝河有关。

引子

8月初,我背上行囊,造访一个仰慕已久的大城市。

它的名字叫汝南。

不是刻意勾连赵本山小品台词里的“梗”,“大城市铁岭”是人人都知的艺术虚构,而大城市汝南,在历史上真实地存在过。

汝南是个大概念,自公元前203年汉高祖刘邦设置汝南郡以来,这两个字并不仅指如今驻马店市宿鸭湖东岸的这片狭小土地,所辖一度西起确山,北至西平、上蔡,南至湖北北部,东至安徽西部。汝南的古之大与今之小,是历史亲手营造的真实反差。

而作为长久以来的州治、郡治、县治所在,汝南县一带也一直是豫东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鱼米之乡、相对安定的局面,吸引了很多大姓望族前来定居,历代人才辈出,东汉与明代甚至两次出现“汝半朝(大量朝廷重臣皆出自汝南)”的现象,拓跋宏、颜真卿、狄仁杰、岳飞等许多彪炳史册的人物都曾在这里活动过。

就在“文化大革命”前,汝南县城还保留着基本完整的古城墙,许多小巷都有数百上千年的历史,城区各处街道上更挺立着三十多座古牌坊——汝南的古牌坊曾经颇有名气,那是这里出过达官贵人最直接的证据,一座牌坊就是一个飞黄腾达的故事。

所以,曾经,汝南是个不折不扣的繁华大城市,甚至在解放初,汝南还曾置市。

只可惜,因为近代偏离京广铁路等原因,汝南的发展受到限制,由大变小,偏居为县,只保留了赫赫之名。

如今,时间的物证,那些牌坊和古城墙早已被政治运动和城市发展“玩坏”,或毁于1958年,或殁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唯有城南始建于北宋的无影塔,与城北那座传说由周公测影而垒砌出的天下最小的名山——天中山遥相对望,成为那段繁华岁月的见证。

有人说,也许是老天嫉妒它辉煌的过往,大汝南在最近一两百年好似受到了一种“挤压”,才变成了现在的小汝南。

其实,即便在今天,汝南最负盛名的两件事又何尝“安生”过?论“天中”,唐代颜真卿亲书天中山碑文,汝南素有“天中”之称,但各地天中之争由来已久,4年前,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成功申遗,拔得头筹;谈梁祝,“千古绝唱出中原,梁祝之乡在汝南”,尽管汝南已有“中国梁祝之乡”的牌匾在手,但国内其他十余处“梁祝故里”仍在伺机造势。

比照古都开封的近代变迁,我想,这种心理落差难免多少会在汝南人心中留痕。因此,总觉得探问汝南人如何看待自家的两个宝是敏感话题,有些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料,的确是我想多了,一位当地资深学者坦然应对:“你是天地之中,我是天下之中;你是梁祝传承地,我是梁祝发源地……”

寥寥数语充满机锋,轻描淡写之间进退有度,留出自家一片天地。也许,这就是大汝南在汝南人身上留下的包容与刻痕。

汝南的“起点”很高

汝南的“起点”很高,它一开始,就不是作为一个“县级单位”出现的。

西周时,这里属于沈国封地;春秋战国时,先后归蔡国和楚国管辖;公元前221年,秦统一中国并推行郡县制,汝南一带又短暂地归属颍川郡。

汉高祖四年(公元前203年)置汝南郡,这是“汝南”作为地理专属名词首次出现,其辖颍水、淮河之间的37县,属豫州刺史监察范围,因为大部分辖地都在汝河之南而得名。

不过,那时候的汝南郡治并不在现在的汝南县,而在平舆县射桥乡古城村,也是当时平舆县的县治所在。汝南如今的县境,分属于周边的上蔡、平舆,以及安城等大小侯国。

侯国由中央册封,其地位曾经很高,后来降同于郡、县。汝南境内有名的侯都遗址包括安城、宜春、保城、乔庄古城、濯阳城遗址等,可谓山头林立。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秦始皇推行郡县制,但刘邦建立汉朝后,要不要继承郡县制是有些犹豫的,他推行郡县制并不彻底,除了郡县,地方上还有王国、侯国、都护等存在,这些地盘势力很大,后来直接酿成了“七国之乱”。

所以,这些侯国的历史绝不简单,在汝南的历史上,它们一度比如今的县城更出风头。

熟知这段历史的汝南县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王海建说,比如,位于今汝南城西南和孝镇的宜春故城,东西长1.5公里,南北宽1公里,规格庞大,考古发掘依稀可辨当年的宫殿和街道遗迹。宜春城历经两汉,南朝宋时方废,曾是大将卫青之子的封地。

再比如王岗镇北湖村一带的安城,西汉时著名的侯都,东汉时豫州治所,其规模更大,城垣外廓长宽均超过5公里,直至南北朝时才衰废。

汝南郡设置以后,郡治所在历经变化。公元418年,东晋把汝南郡治所从河南息县移到了悬瓠城,也就是今天的汝南县城所在。

尽管此后汝南郡的名称、辖地又多次变化,叫过豫州,也叫过蔡州,但悬瓠城就此被成全,一直是州、郡、府、县治所所在地。王海建认为,分析原因,不外乎其地处古豫州之中,既能北进汴洛,又可南下荆楚,汝水环绕四面城墙,水陆交通都很发达。此后,悬瓠城也逐渐成为我国历史上豫东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在中国地名研究所出品的《千年古县》一书中,特别提到了隋朝大业二年(公元606年),隋在此地置汝阳县,1913年,更名汝南县。“汝南”专名长达2200余年,始置县长达1400多年,这也是2007年3月,汝南被认定为“千年古县”的时间资历。

一座道观衍生的城

我们今天常说的汝南,不是大汝南,而是悬瓠城。悬瓠城究竟什么身世呢?

瓠是我国栽培历史悠久的蔬菜之一,是我们今天所说葫芦的一种,李时珍曾在《本草纲目》中说:“长如越瓜首尾如一者为瓠;瓠之一头有腹长柄者为悬瓠……悬瓠,今人所谓茶酒瓢者是也。”悬瓠城,正是因为其地理位置及形状像悬瓠而得名。

从地图上看,如今的汝南县城四面环水,宛如水中泊着一个大葫芦,正如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描述:“汝水又东,迳悬瓠城北……城之西北,汝水枝别左出,西北流,又屈西东转,又西南会汝,形若垂瓠。”

这也是悬瓠城在史籍中首次露面,汝南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张明说,东汉起道教开始兴盛,最初悬瓠城只是一座道观,叫悬瓠观。由于当时汝河水量比较大,能行大船,南北陆路古道也从这里经过,此地便成为一个水陆码头,商业日渐发达,悬瓠观慢慢形成了一个集市,称悬瓠城。

不同于其他一些千年古县毁了挪、挪了毁的城建经历,悬瓠城因为恰好坐落于水泊之中,其“坐标”相当牢稳,古今几无变化。这在很大程度上得感谢汝河。

元代之前,汝河水势浩大,常常淹没农田,不过并未在此发生过大的改道;公元1293年,元世祖忽必烈命人治水,军民在舞阳截断汝河,使汝河上游的水改道流入颍河,汝河下游水量减少,沿河水患得以解除,治所在悬瓠城的蔡州亦被升为汝宁府(汝阳县隶属于汝宁府),取汝河安宁之意。

汝河的相对稳定,使得悬瓠城成为位置稳固又有险可恃之地,为其一直作为州治、郡治、县治所在,甚至成为金哀宗的行宫打下了牢固基础,更给了唐末乱世中节度使秦宗权在蔡州称帝的底气。

如今,悬瓠城的老城墙仅残留一座北门,成为怀古嘘今的所在。北门1985年经过复修,高20多米,城门进深38米,宽4.6米,正对汝河南岸,巍峨不减。夜晚华灯初上,疾走锻炼的人们从门洞内不停穿梭。据说,明朝以前,悬瓠城并无北门,洪武十八年(1385年)为便民而修此门,叫做“拱北”,此后虽历经战火,留下无数炮洞枪孔,北门却从未被攻破过。
相比城门,更显沧桑的是门外飞跨汝河的宏济桥。此桥最早为木桥,明弘治十八年(1505年)改建为石桥,长55米,宽7.3米。如今,桥面巨大的青石板已被磨得十分圆滑,粒粒分明,两旁栏杆上的古朴石狮面目不清,多被损毁,但500年来,这座石桥历经战乱、洪水和地震却坚固如初。

策划-文体新闻中心-执行记者-游晓鹏



友情链接    
民政部 北京市 天津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 上海市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新疆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 海南省 重庆市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宁夏  
ICP备案编号:闽ICP备11004186号-4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区划地名司